2228名人轶事/enpproperty-->

  一

  知人论世,立身处事,都必须取一种态度并用一种方法。

  我们所取所用的是这样子,别人所取所用的也可以这样子。谁能够要求“专利权”呢?这样,可以说在某一桩事件某一个问题上,我们与别人步调相同;但不能说谁附和了谁,谁利用了谁。这道理浅显不过,不用申说。

  但是,在苏州颇有人传说,我们《苏州评论》社的人包围苏绅的某派,同时立言持论都为某派张目。证据呢?某派不满从前的教育行政人员,而我们也攻击从前的教育行政者;某派似乎有澄清苏州的意趣,而我们也号召“改善苏州”。

  这就是说我们要想在某派的旗帜之下,达到我们的目的;说得坏一些,就是我们想借这一种势力摧败那一种势力;说得更坏一些,就是我们想迎合着某派,借此图点私利。

  我们不希望有人从更坏的一层意思来说我们,因为他们这样做徒然自己表白他们的“小人之心”而已。至于我们想不想在任何派绅士的旗帜下达到我们的目的,以及借这一种势力摧败那一种势力是否有点儿好处,就在后面说。

  二

  现在先论绅士之分派别。绅士者,或者世家子,或曾作官,或登从前的科第,或得晚近的学位如时人所称为“洋翰林”者,或营盛大的商业,或有一二百亩乃至几千亩的田产。

  总之绅士是地方的特殊阶级,与一个小学教师、布店伙计固然不同,与一个泥水匠、机织工尤其不能比类。他们因利害的关系,亲疏的关系,历史的关系等等,这几个人团结在一起发议论办事情,那几个人又另行团结在一起发议论办事情:这就分派别了。两派当然不能一致,于是不免彼此攻击。

  绅士阶级出面谋事,当然也会得到福利,但是这福利只属于绅士阶级。至于地方上,即有沾润,亦微细极了。然而绅士偏欢喜说为地方上谋福利。我们不愿存“小人之心”,不妨相信他们良心上的确如是想。但是,他们的立脚点不对啊!

  立脚点是绅士阶级,无论如何不能为地方上谋得充分的福利。

  小有好处,他们就板起施与者的面孔来。谁甘愿受施与呢?事关公众,他们往往代当了家。谁委托了他们呢?他们那种不自觉的傲慢,没来由的守旧,就可以给人家造成不少的损失。如或存心鱼肉别人,那更不堪问了。

作者:叶圣陶     责任编辑:张歌

1 2 下一页

网站地图

澳门尼斯人765短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