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158精品文章/enpproperty-->

  大热天,教研室很静。吴老师正在为一篇有关师德的文章苦绞脑汁。刚才,踩着铃声去上课,他突感躲了两夜的灵感露头了,便赶忙吩咐学生自习,脱身来抓灵感。

  “师者,所以传道、授业、解惑也……”他感到好像有点进入角色了。报上开展师德讨论已有半月,他这篇稿须尽快脱手,否则别想赚稿费了。

  “教师收入微薄。下海老九,也是捉禁见肘。”他想。“但还是补习好啊,来钱快。有钱老婆也温柔……”想到老婆,猛悟“走火入魔”。“刹车!刹车!”他在脑门上拍了一掌。

  够烦了,电话又来添乱。“叮铃铃……”不接。该把话筒放空,免得闹铃。他拿起话机。

  “喂,找吴……”汹汹的口气,找他。河东狮!他肚里骂。

  “好呀,你在办公室里倒享清福!我在家里,又要买菜,又要给木匠做饭,还要找料,忙得屁都没功夫放!你倒享清闲!窗框打好,急等上钢筋。你搞了几天,钢筋呢?啊,我问你,钢筋呢?”河东狮!他在肚里骂。

  “学校正盖教学楼。你连几根钢筋都弄不到,跟你这个窝囊废,事事都要操心,我算倒八辈霉了!中午要么带钢筋回来,要么不要回来!”“河东——”他被骂得火起,忍不住想回骂,但电话挂断了,而且他的班长走进教研室。

  “报告吴老师,王小刚不学习,下位乱跑!”

  他脸色发青,大吼一声:“让他到太阳下罚站!”

  好长时间,他没法平静。恨老婆是自然的,但又不能不考虑:钢筋,到哪去弄!透过窗子,看见被罚站的王小刚,他更来火。“混小子!”猛然地,就和课前灵感迸现一样,他脑里又是一亮。王小刚父亲不是教学楼施工队长吗?……“该杀,该杀!”一个念头让他羞恼,却象蟒蛇死死缠着他。

  “要么……要么……”老婆一通臭骂还在回荡。

  “叮铃铃……”下课铃响起。他径奔校园工地。即使不为钢筋,为了王小刚,也该找王小刚的父亲谈一谈,他想。“师者,所以……”又想起那篇未写完的文章,顿时泄气,掏出一撕两半,扔在了路边污水沟里。天正热,远处,似有蝉在鸣……

作者:施维奇     责任编辑:刘政
网站地图

澳门尼斯人765短视频